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刘伯温论坛资料 > 正文

手绘生死战场的小八路

2022-08-23 

  黄继光烈士没有留下正容照片,牺牲处的最早影像是一幅素描,执笔者是军旅画家曹振峰。

  那是1954年8月17日,曹振峰重返停战后的朝鲜半岛,上甘岭已被划入非军事区由民事警察值守,他了解到黄继光牺牲处没有留下照片——当年照相机属于稀缺器材,做不到随手拍,绘画仍是新闻报道及场景记录的重要方式,曹振峰曾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时期跟随突击队手绘战场实景,在抗美援朝期间的职务是“前线特派记者”——就在取出纸笔准备作画时,有人提醒对面200米是敌方阵地,时常会放冷枪,所以身体不要高出掩体,也不要讲话。在如此险境中,他用画笔进行了记录,美军的重机枪架仍留在那里,基本保持着原态。仍是在上甘岭,曹振峰冒险绕到主峰另一侧,其亲眼所见及亲笔所绘,并非史料常记的山头被美军炮火削去2米,因为上层坑道原本距离山顶有十二三米,此时目视已被炸成战壕,而且山体也被炸掉一半,显然是美军在无奈之下,想以此松动山体制造坑道塌方,不过,铁打的志愿军坚持到最后胜利。

  曹振峰是河北保定人,出生于1926年,参加八路军时年仅12岁,在晋察冀军区一分区战线剧社,前身为红一军团第一师宣传队,该师是从井岗山走下的英雄部队,抗战时改编为八路军第115师独立团,作为绝对主力开辟晋察冀根据地。也就是说,曹振峰虽然年龄小,但参军的起点高,画技是在战火纷飞中练就,被广泛认可则与白求恩大夫、狼牙山五壮士有着一定关系。

  那是1939年秋,为了欢迎白求恩大夫,13岁的曹振峰奉命绘制2幅大型油彩画,在布置到会场后引发瞩目,军分区政治部主任罗元发(开国中将)提出要见绘制者,当即认出他并表扬道:“这不是高阳来的小鬼吗,进步真快!”

  先说欢迎大会的第二天,白求恩大夫便奔赴前线,连续参加麻田岭(常记为“摩天岭”)、雁宿崖、黄土岭战斗,其在小庙躬身抢救伤员的照片留给世人难以磨灭的记忆,因手术感染殉职则升华出影响至今的白求恩精神;同时,日媒曝出《“名将之花”凋谢在太行山上》,即日军中将阿部规秀命丧黄土岭战斗。

  再说曹振峰的进步之快,其实剧社就是一所学校,设有戏剧队、音乐队、书画队、文学创作队,社长、队长们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,并且想尽办法言传身教,他本人也对绘画颇感兴趣,每到一地会包办一条街的标语壁画,一把刷子、一个白灰桶就可任意挥洒,尤其是西北战地服务团从延安来到晋察冀,成员有诸多闻名的艺术家,带来版画、漫画、速写、宣传画等举办画展,他不仅进行临摹还当面请教。

  从延安迁来的还有抗大二分校,以及由陕北公学、鲁迅艺术学院等合并的华北联大,后者兼收军地文艺人才,剧社的几名顶梁柱于1940年春被选送进修,恰军分区政治部创办油印版《战线岁的曹振峰挑起大梁,不久成为预备党员,又奉命负责石印传单,大量散发到敌占区引起关注,香港篮月亮开奖直播,由此树立“边区小画家”之名。

  要知道,当时人们的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日军士兵也一样且不懂汉语,因此,鲜活生动、寓意巧妙的宣传画就成为主打,有的已堪称艺术品。

  就在曹振峰意得志满时,发生了一起严重事件,一名同事主动要求作画并刻板,在油印发行两天后,被反映丑化八路军,有借机进行反动宣传之嫌。后经保卫部门调查,将其定性为特务予以逮捕。曹振峰虽然被免责,但此事对他震动极大,让他更加深刻理解了宣传工作实为看不见硝烟的战场。

  1941年6月,曹振峰被选送华北联大文艺学院美术系进修,同期学员来自军地不同单位,有的甚至不会打背包,他虽然年龄最小,但隶属主力作战部队,又是预备党员,所以受到特别“优待”,但也让他险些死于敌方、己方枪下。

  那是入学不到一个月,日寇为了报复“百团大战”再次发动扫荡,指挥官是推行“三光政策”的大将冈村宁次,华北联大学员被通知归建原单位,返程有危险的合编为战区工作大队,曹振峰被编入第二支队并奉派开路。一天,他走着走着突然望见炮楼,恰有村民见其身着八路军军服,当即提醒前面已是敌占区,他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折返;此后战情愈加紧急,支队被迫化整为零突围,他奉派换穿便衣探路却被民兵抓住,因为不能冒险随身携带证明,而在返回隐蔽处求证的途中,民兵两次咬定他是特务要就地处决,最终经机智说服才化险为夷。

  类似险情屡次发生直至反扫荡胜利,曹振峰获悉在完县(今顺平县)白银坨,150余名白求恩卫校学员惨遭日寇杀害,其中多数是女生,可见此次反扫荡的残酷性;从华北联大返回单位后,他又得知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,并奉命进行实地采访,接受同样任务的还有抗大毕业生魏巍(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作者)、陕北公学毕业生方冰(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词作者)、鲁艺毕业生罗浪、胡旭(新中国电视剧首创者)等,他们分别负责创作宣传画、歌曲、话剧等,可见八路军教育体系的完善,并培养出一大批既能学习又能战斗的“学生兵”。

  正是有了身亲经历,并怀着对日寇的仇恨、对英雄的敬重,15岁的曹振峰绘制了连环画《狼牙山五勇士》,荣获晋察冀边区“鲁迅文艺奖一等奖”,由此奠定军旅画家之名。

  其实,曹振峰于1942年二次赴华北联大进修,画技及文艺理论水平再上台阶;在1953年抗美援朝停战前三个月,他奉命回国赴中央美术学院进修,本文开篇提及手绘黄继光牺牲处等,其实是他主动利用暑假重返昔日战场,又于1956年第三次入朝,创作了大型组画《人民的胜利》。